蔓草_

千金难买我愿意。

欢喜[薛晓.校园paro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.

  “薛洋!接球!”队友急切呼唤,薛洋把目光转了回来。

  篮球场外有人经过,是那个这学期新来的化学老师。

  薛洋很喜欢他,每次化学课总是会上台解题,然后一脸求表扬的望着晓星尘。

  化学课成了薛洋最喜欢的一门课程,其他课不是睡觉就是干自己的事,只因为能够一节课都能望见他。

  薛洋算是半个好学生,成绩好,但是坏事做尽,翘课吸烟喝酒样样拿手。老师也拿他没法,校外管不到呀。

  “我抽烟我喝酒但我是个成绩好啊。”薛洋如是说。

2.

  “三分!”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弧线。

  “啊啊啊薛洋!!”“薛洋好帅!!”“薛洋加油!!”人帅又会说话,还有学生时代有的不羁轻狂,自然讨人欢喜。但喜欢的就特别喜欢,讨厌薛洋的又特别讨厌。

  女生们举起条幅,拼命在下面刷存在感。

  朝台下挥手,还要眨眨眼睛。

  “他看这边了!!!”“明明是在看我!”又掀起一阵热潮。

  

3.

  打完一场,拎起书包就往学校外走。

  “老大,今天又有人来闹事。”小弟在一旁报告。

  “是吗,让他们自己玩去,没空。”不耐烦,往家方向走去。

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”

   “没什么可是,有事明天我再解决。”

  今日老大好像很狂躁呢。

  今天被晓星尘拒绝了。

  “晓星尘,我喜欢你,考虑下呗。”

  “……胡闹。”自然是义正言辞的拒绝。

  “我是认真的!”突然开始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“……”保持沉默,不同他多话。

  这算是被拒绝了吧?说不定以后话都不能说了呢。

  

  

4.

  满是油污的窗口,贴满花花绿绿小广告,包治百病啦。走近,里边传出哗哗的电视声音,信号不好一屏幕雪花。随时有可能有老鼠钻出,这是最老旧的街道。一座城,再怎样繁华,再光鲜亮丽,总有那么一两处黑暗,藏污纳垢,腐烂在角落里。

  走到巷口,突然转身。

  “出来吧。”

  “薛洋。”从暗处站出来,也不躲藏了。

  “呼——我当是谁,原来是你。”双手互相搭在一起,靠在墙上。

  “是我怎样,你自己的人办事不利,你要负责呀。”一言不和,就要干架。

  好在薛洋早已适应这样的节奏,“你就一个人来,万一没搞好怎么办呢?”语气甜蜜密的,不像是骂人,而是如同恋人间私语。

  “等下你就知道。”

  那人速度极快,三下两下就制住薛洋,按在斑驳墙壁上。

  背后抵在粗糙的砖头上,这么一撞应该是磨出了血,有些疼。

  “……”等待薛洋反应,却久久没有下文。

  “哈哈……”一刀捅进那人身体,血液嘀嗒坠在地上,脖子上的手也松了。

  “你……”大意了,不该留机会。

  “说了不要一个人来。”扬长而去。

5.

  走进黑暗楼道,灯一闪一闪地挂在墙壁上要掉下来。“薛洋,以后你就别回来了。”当初养父母的话仿佛还在耳旁,“不回来就不回来。”硬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可是真的好不喜欢一个人。

  打开家门,灯不亮,应该是没有电费了,那也没有干系。早早洗完澡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发呆,墙壁角那里有边边角角不平整的地方,楼上一户漏水透过了墙。

  晓星尘现在在哪,在想什么?

  闭上眼就是他,并不是一时兴起,而是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。这算不得上一见钟情?

  应该算吧。


6.

  今日化学课是别的老师代课,薛洋完全没有在听,心不在焉。晓星尘不在……莫不是在躲着自己?

  这有什么好躲的,又不会吃了他。

  几遍铃响,就这么磨到了中午放学。

  走到学校后门口巷子时又遇见了那一堆人,堵住出路。

  “薛洋我们好好算一帐。”领头走上来。

  “这算是以多欺少么?”突然一拳挥向领头,猛烈一拳重重砸在眼睛上。领头歪了歪身子,捂住眼睛“都给我上!!!”背后一阵风呼过,堪堪避过却还是被刮伤手臂,血液顺着手臂滑下,继续笑着和对手纠缠。

  数量太多,情势不太好。

  腹部被小刀划破,校服衬衫被染红大半,黑色外套充当止血绷带,似乎拧一把就能拧出一手血水。

  “他撑不了多久了,快!”领头的捂住眼睛在一旁指挥,突然抬头看见薛洋狰狞笑容,被抓住领口,一把摔到墙上,刀抵在喉咙,刀锋割开一点皮肤有血浸出,“还动手知道你们老大会怎样吗,嘻嘻……”笑声桀桀。

  “你们,停手!!”形势改变,害怕了?薛洋一拳打晕他,大摇大摆出了混战现场。

  阳光好刺眼,和着血一起刺激眼睛。踉跄往家走,好累,好想有个人可以说说话也好。

  身体越来越重,已是强弩之末,再多拖久一些恐怕要栽在那里。终于摔倒在巷口,还好,还好是现在。

  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看见巷口一抹熟悉身影。

  和煦侧颜,笑容似阳光般温暖,可惜不是对着自己。

  “别哭了,哭花脸就不好看了。”晓星尘正蹲下安慰一位找不到家的小姑娘,用手拭去脸上泪水。

  而自己蜷缩在阳光照不到的黑暗里,呆呆地望向那边,而他没有看见自己。

  还好没有看见自己,不然这副狼狈样子被他看见真是太丢脸了。这样想着,噗嗤笑了出来。

 

7.

  经常做一个梦。

  好似一人在黑暗中前行,而眼前微末光亮却一直在前方触不到的地方。磕磕碰碰地前行,摔倒了再站起,摔得头破血流,摔得浑身伤痕满脸鲜血还是继续前行,没有目的地,只有前行,沉溺于黑暗却还是想触碰光亮。

  最终了无生息。

  直到晓星尘身影消失在巷口,天也暗沉沉地压下来,透不过气。似乎血也流干了,想着要回家包扎一下伤口了,薛洋挣扎着站起来,无视街边讨论。

  “妈妈那个哥哥怎么了,好多血。”“别管他,我们快走。”

  “看看那个人,一定是不良少年。”“这样的人不如去死。”

  ……

  不如去死,只有坚持着,苟且活着才是更难的事啊。

  终于有到家,楼道里昏暗地光线照不清路,扶住栏杆,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,幽蓝的火焰在手中跳跃。照亮一小片地方。

  


8.

    从狭小窗口只能看见灰蒙蒙的一片天空,雨水从天空直直坠下。打落冬天未凋尽的叶,腐败的空气进入呼吸道,粘稠地搅动着血管。不明白为何自己存在的意义,羡慕,嫉妒。羡慕他人能够让晓星尘露出的温柔笑容,嫉妒他人的美好生活。为何只有自己,执着于一些微末小事。嘴角咧出嘲讽角度,笑着听着雨声,手指合着雨水从雨蓬滴落的节奏,“哈哈哈……”想要的要通过自己争取。

  直接下楼,冲进雨中。任由雨水打湿头发衣服。快乐的哼着小调,在人群中寻找着。

  不知过了多久,雨越来越大,全身都湿透了,好像有层盔甲黏着自己越来越重。眼前越来越模糊,呼吸也有些急促。直到眼前出现一个青年,表情有些慌乱,急急冲过来想要给他撑伞,他的衣角微微溅湿,眼镜上也有些许水珠,顺着镜框滴落在脸上。

  “找到了。”低低地笑。

  “你这几天怎么都不去学校!还不打伞淋雨,你这样很容易生病的!”晓星尘脱下自己的外套,罩在薛洋身上。“以后别这样了,家人会担心你的。”责备的语气,却又关怀地把他拉进伞下,两人的距离缩短。

  “啊,晓老师,我没有家人。”又是那种讽刺的笑。凑得更紧,低头看着晓星尘衬衫的第一粒扣子。“也不会有人会担心我。”

  突然就有点想抱住他,说还有我。但是晓星尘没有。

  盯着晓星尘脖颈上清晰可见的血管,突然伸手摸了一把。见他躲闪,薛洋眸子一暗,紧紧搂住晓星尘不许他挣脱。

  “薛洋你干什么!”身体被牢牢紧缚,晓星尘想要抽出双手也被抓住。“薛洋,你别在这里……”知道薛洋心怀不轨,急切地想要逃脱。

 “晓老师……”闻着身边干净熟悉地气味,在狭小雨伞下相拥。

  “来,老师你来教教我……”摘去晓星尘的眼镜,托着他后脑含住温热口舌。像一个求知若渴的学生,孩子气的啄着晓星尘的嘴角,用牙齿轻碰柔软唇瓣。无视晓星尘的躲避“我好想你,每时每刻都想和你在一起…你告诉我……怎么才能不那么想你……嗯?”有些嘶哑的声音在晓星尘耳畔想起,他不禁缩了缩身子。

  “呵呵……老师的嘴唇好甜。”轻佻的舔了舔嘴角,仿佛在留恋刚才的美好味道。

  晓星尘拼命擦着嘴角,往后退了几步退进雨中,被薛洋一拉就到了怀里。“老师别跑呀……嘻嘻。”用舌尖去舔舐耳廓,引得晓星尘浑身颤抖,耳根染上一丝微红,眼底似乎也泛出水汽。薛洋搂紧了晓星尘,手指在他腰间摩娑,指腹传达灼热的温度,一下没一下的挑逗让晓星尘慌了阵脚。

  关心则乱。

  潮湿而有些闷热的空气中弥散着情爱的味道,粘稠而甜腻。“晓星尘…晓星尘……晓星尘。”所有语言都已无力,一吻闭,薛洋依旧笑着。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,薛洋紧紧地贴着晓星尘,身上温度烫得吓人。

  “薛洋,薛洋你没事吧?”晓星尘看他微微煽动的睫毛,抽不出手便用额头碰了碰。

  “好烫啊……”

  “晓星尘……晓星尘”一直叫着他的名字这样似乎能让他安心一些。

  “薛洋……自己一个人要学会照顾好自己,就像今天下雨 要 记得带伞。”扶着薛洋一步一步地走着。

  “我不想一个人了……”声音很小,可怜巴巴地望着他,晓星尘心中有一瞬的动摇。

  这算是示弱吗?

  “那,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家吗?”晓星尘附在薛洋耳边安抚。

  好似一束火光在夜空中点燃,万千星河在眼中流淌。

“好。”

“这次不许离开我了。”薛洋伸出小指。

“嗯。”拉勾上吊一百年,不许变 。


10.

    戳我上车http://m.weibo.cn/5955494984/E2Omx5xH5#popMenu



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评论(6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