蔓草_

千金难买我愿意。

@噼啪 太太,我好爱这张。

ROSE


悲伤过度会笑,欢乐过度会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WilliamBlake

  “先生你很伤心吗?”
  是来看马戏表演的孩子吗,穿着看上去是来自富贵家庭。
  “不,我不伤心。”我冲他笑笑,尽管我知道那笑容比哭还难看,我从口袋里掏出些水果硬糖,小孩子应该会喜欢这个,不过他应该不会缺这些就是了。
  “谢谢先生。”他接过了糖果,拆开包装直接丢入口中,他举着糖纸细细研究,玻璃糖纸是彩色的,从我的角度看,经过糖纸折射的他的眼睛是漂亮的蓝色。
  “我叫裘克,是这个马戏团的小丑。你爸爸妈妈没有教过你不要乱吃陌生人的东西吗?”尽量用轻快的语气,我在草地上坐着,他也靠着我坐下。
  “因为小丑先生是好人,而且不陌生哦,我经常来看你。”他还在摆弄那张糖纸,仿佛那是什么新奇的玩具或是别的什么。这时候他站起来朝我行礼,“我叫杰克。”
  “那我等你来看我。”我把口袋里所有糖果都给了他。
  那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。
 
  再相遇是在舞台上,他坐在第一排为我鼓掌,灰色的外套白色的衬衫却带了红黑相间的领结,这看起来有点奇怪,像贵族的玫瑰园里突然长出一朵喇叭花。但我不能笑,我正在表演悲伤的戏码,悲伤得有些滑稽,穿着滑稽的衣装,说着滑稽的话语,我是哭泣的小丑,我的职责是让人发笑。
  台下有小孩子大声尖叫,父母赶紧安慰,嫌恶的眼神向我射来,这对我来说是真的无所谓,我继续和着音乐哭泣,继而跪倒,朝着地面我嘴角上翘。
  然后是谢幕,再看台前已经没有杰克的身影,应该是走了。
  等到回到化妆间却没想到他已经站在那里等我,正盯着红色的油彩若有所思。
  “嘿!杰克。”我挥手,“这次没有糖果抱歉啦。”
  “我不是小孩子了。”他手背在后面认真地看我,歪着头看着我,眼睛是漂亮的琥珀色。“这个送给裘克先生。”他把什么东西递过来。
  是一支红色的玫瑰,刺被细心地拔掉,离水久了显得有些颓败。
  “很美,我是说玫瑰很美。”哭泣的小丑不会有礼物,而这支玫瑰珍贵而美丽。
  “像裘克先生。”他无比认真地说。
  “这是夸赞女士的话,好吧我就当你在夸我。”低头去嗅那芬芳,有露水混合着阳光的味道,红得刺眼。
  “像你的发色。”他定定看我,就算是在舞台上表演的我也有些退缩,不敢直视他的眼睛。“还像火焰,很温暖。”
  脸上的油彩还在,像一张可笑的面具遮盖了我所有的感情,明明是很简单的话语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复,没有人这样说过。
  “谢谢……我是说,唉谢谢你。”我紧紧抓着那朵玫瑰。“很晚了,你父母在等你吧,快回家吧。”我催促他。
  “我明天来看你。”他回头认真对我说。
  现在的小孩子真麻烦,我将玫瑰锁进柜子里。

  以后的每一次表演结束后,他都会送我一朵玫瑰,听他说是他自己种的,就在花园里,心血来潮栽种最后自己长成一大片,应该会很美吧。我的表演开始时他总会坐在第一排朝我微笑,但也只有我的表演,他似乎对其他的节目并不感兴趣,也是,同样的戏码,看多了总会无趣。
  我用酒瓶装满了水,里面插满了玫瑰,落下来的花瓣我包起来收好。这些玫瑰是那样的美丽,我并不想让别人看见她们。我将她们摆在房间角落的桌子上,这样既可以吸收阳光同时也不会被人一眼看到。我是真心喜欢这些花,生长在阳光下,吸收雨露,她们是自然的馈赠。
  杰克每天都来看我,这也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,习惯他坐在第一排为我鼓掌,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,我从小就知道,但谁不愿意他人为自己喝彩呢?但今天他没有来,我有些分心,该哭的时候我却没有大声哭泣。
  晚上休息的时候我为玫瑰换了一回水,她们快枯萎了。
  第二天碰到了杰克,应该等我很久了吧,他看起来有话要说,我掏出准备好的糖果递给他,还是那些水果硬糖,你们知道的,我并不会有太多金钱去购买奢侈的糖果,他应该也不会缺这些。杰克从我手中拿了一颗拆开,抬头看我的时候眼眶有些发红,但又不像是哭了。
  “怎么了,小杰克?”
  “我没事,先生。”脑袋低垂着的样子很乖,发生了什么吗?
  “如果真的有什么事,就和我说,我能够帮到的就帮。”该死,不过是个孩子,我在做什么承诺,裘克,这不像你。
  “谢谢,但我并没有什么事。”他朝我笑笑,那个笑容委实不像个孩子,我挺想抱他一下的,小丑就应该给人带来欢笑不是吗?
  “来,保留节目!”故作神秘地笑笑,“你闭眼!闭眼!”看他听话地把眼睛闭上,我对他的腰背开始了突然袭击。
  “啊!裘克先生……你在做什么!哈哈……好痒啊!”他倒在了草地上,笑得眯起了眼睛,这样才像个孩子嘛。
  可能是笑得太激动了,我瞥见那白皙脖颈上漫上一丝红,之前真的挺像一个娃娃的,像那些摆在橱窗里的精致娃娃,一个男孩子,睫毛长得像扇子,总让我想起贵妇人的扇子,一扇一扇遮盖许多情绪。可能我的眼神太过专注,他脸上也漫上绯红,明明之前怎么开玩笑都不脸红。
  直到我上台之前都在吃着糖果聊天,他说他喜欢画画,想要画我和他的玫瑰。
  “其实我今天是来告别的。”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,我的笑容僵在那里,“我很喜欢裘克先生,我也想一直看裘克先生的表演。”
  “我……”
  “我想问先生要一个离别拥抱呢。”他狡黠地笑,双手张开等我的拥抱。
  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,后面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,相信他再也认不出我了,我的脸上贴着他人的笑脸,我也再也不会露出悲伤的表情,而那些玫瑰我始终放在盒子里,干枯的花瓣仿佛还能回想起她们当初盛放的样子。
  可玫瑰凋谢了也还是玫瑰呀。

END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 
 
 
 
 

 

你说讨厌下雨。

点滴到天明

“我像一棵枯死的树,只有零星几片叶子挂在枝头,彰显着我曾经度过的那些沐浴在阳光下的日子,曾经生机勃勃,曾经绿树成荫。”

报告一下最近做的事情,让自己少点盐分。
把Roulette和Opium都重新修了一遍,参了子桑的沈九中心本。
然后喻黄开了自己想写的吸血鬼,大晚上的,结果早上起来根本没眼看,算了算了,能力不足。
给多年前写的青般又添了两百字,大概7000了,但是以前打算一发完结果突然写不出……看以后有没有缘分重见天日。
唉,从宿舍搬出来住之后心态都平和了。

换了头像封面个人简介,神清气爽!还好改简介没有次数限制....。